美文欣赏:归所

发布时间:   作者:黄瑞  来源:文化艺术网-文化艺术报

文/黄瑞

前一天夜里,收到紧急通知做核酸检测,排队采样完,已快天亮 。新的 一天啊——冬至。

我紧了紧衣领往宿舍赶,一抬头,看见饱满的一轮圆月高高挑在树梢,在寂静的夜空里,绽放着光华。心头有些触动,随即打开便签写下:

“2021末月的灯,在雪中彻夜亮着,愿顺意,岁岁平安。”

一年快要结束了!冬至是家乡人的重要节庆,那夜空的圆月,多像冬至时节奶奶煮熟的汤圆啊。

在家时,逢冬至,总能吃上一碗热乎乎的汤圆,香气撞着汤匙,在空气中飘腾。糯米粉是自家磨的,奶奶将其和水揉成面团,揪出一个个小剂子,手掌合压,抻两下,再单手屈起,托住面皮,另舀半调羹拌好的馅。那是她用干桂花、芝麻、核桃磨成的粉掺匀的,口感细腻又营养丰富。它是奶奶的独门配方。

捏好的汤圆似雪球一样白,圆滚滚的,整齐地立在案板上,稍后,一个接一个扑腾入了水。灶台下,干柴和松毛烧得噼里啪啦响,我和弟弟眼巴巴从灶火望着锅台,脸蛋儿都被烤得红彤彤的,被奶奶撵到一旁。“再等八分钟!”奶奶一发话,我俩会像小时候一样虔心盼着,盯着窗台上的闹钟指针,直到数完最后一秒,锅盖揭开,幸福的味道漫出来,弥散在屋子里的每个角落……

“叮当,叮当”的手机消息不断送来远方家人的叮嘱和关怀。我一边将快凉了的冬至饺子送到嘴里,一边后知后觉地感到,与我以往经历过的分别相比,这次也许会有些漫长。

从很小的年纪起,我就开始体会到离别的滋味。那时候爸爸在镇上修车,妈妈则要外出务工。每到要走的那天,她一定是起个大早出发,特意隐去告别的环节。可她不知道,她的小孩有多关注她呀!夜里听到收拾行李箱的声音,就知道妈妈明天又要出去打工了。第二天起床,睡眼朦胧间,发觉身边没有了熟悉的温度,失落像风一样袭来,我用被子挡住,眼角的小珍珠一颗一颗地躲进了枕头里。

等我和弟弟都上学了,慢慢习惯了这样不长不短的分离,只在开学之际,会格外眷恋那相聚的时光,也缠着妈妈问清楚具体日期。到了那天,我们就端几个小板凳,和妈妈一起,坐在门前,注意着往某个方向的车,和往常一样听她絮叨。

“在家一定要听爷爷奶奶的话,不要淘气,知道不?”

“你们好好学习,都拿奖状,妈妈回来给你们买新衣服!”

“乖乖的噢!”

拐角处,一串熟悉的喇叭声,渐渐近了。妈妈乘坐的车来了,她腾地站起来,把背包往肩上一挎,提起箱子,再拎个小桶,我们揪着她的衣角走到路边。班车迎着午后的阳光踱来,嘎吱一声,晃晃悠悠地刹住步子,稳稳停下,门开了。我们看着妈妈难得温和的眼神,不得不松手了,往后退两步,目送着她挤上长途汽车。她一放下东西,便伸长了脖子,贴着窗户对我们挥手,身影渐渐变成看不清的小点了,我和弟弟还立在原地。半晌,相互提醒道:

“回去吧!”

“嗯,进屋。”

……

来西北这个城市上学已经第三年了,我也曾数次踏上离家的征途,每每看着爷爷奶奶和弟弟站在家门前,向我挥手,带着鼓励和抚慰的笑容,那样一直一直注视我,直到车子的扬尘糊了视线。我还是会呆呆愣神,也会在某个瞬间记起以前送别妈妈的画面,心就化成了一摊初融的雪,所有离别的伤感,都蓄为往后日子里不竭的力量。

吃完冬至黎明的饺子,再抬头看时,月亮淡淡而安宁地远依在天边,落到我眼中依然很大。我驻足凝视着像故乡那么远,又那么近的月亮,默念着:月啊,昨晚的月华照耀故乡的土地,也照耀着异地的我;此刻,你那浅浅的光辉收藏了多少记忆,让我们无论走到哪里,都知道自己有个回得去的归所。


编辑:高思佳

相关文章Related

返回栏目>>
地址:西安市曲江新区登高路1388号陕西新华出版传媒大厦A座7层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61120190004
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1015号
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-63907152
文化艺术网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029-89370002
Copyright 2012-2019 文化艺术网
主管主办:陕西人民出版社
陕ICP备16011134号